• 欢迎访问:healthclubnyc.com
  • 图片系列
    网友自拍
    高跟黑丝
    卡通动漫
    Gif动图
    小说系列
    学生校园
    玄幻仙侠
    生活都市
    经验故事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_科学研究社

      「呼,终于写完了。」
     
      傍晚五点的时间,经过大半天努力,终于把『女儿的援交』第353回写完
    ,我鬆一口气,带点疲惫地把原稿纸叠好。拍拍略感酸痛的肩膀,突然想起今天
    是光井爱佳全裸露毛写真集的出版日期,为免向隅,立刻放下手头工作赶到书店
    去买。

      忘了自我介绍,我是小鸡汤,今年三十六岁,独身,其他的上次介绍过,也
    就不多说,反正跟你一样,人一个吧,至于正不正常就不知道了。  
      
      「卡擦。」打开家门,想到可以欣赏心爱的美女阴毛,我心情愉快地外出,
    刚好同一时间,邻居亦有人出门,是最近刚搬进过来的新租客。

      对,本来这户是住着今年刚十四岁的珠女。但因为早前小女孩向我学习写色
    文,结果被家里的人揭发了。说是揭发,其实是自首啦。小妮子写了一篇「可爱
    女友被吃掉」,以为自己很有文采,居然兴高采烈地给妈妈看,是给妈妈看耶!
    「春满四合院」4889位作者中,你问有多少会把自己的大作给父母看,我告
    诉你是有一个,他把呕心沥血的「恋我老母」送给妈妈作母亲节礼物,后果是可
    想而知了,是被打到吐血啦。所以说看色文的人蠢,写色文的人更加蠢!
      
      珠女给妈妈看还算了,还要加上一句:「是鸡汤叔叔教我的!」,结果当晚
    珠女一家便搬走了,这个很正常,换我知道邻居住着一个变态色情狂,也会毫不
    考虑地逃之夭夭,没有报官已经很好了,所以这方面我是蛮感激珠妈的。
      
      那上次后来你有没跟珠女去玩?你傻啊你,这种事会有人回答的吗?你不知
    道网上也有爱看色文的巡警,专门向爱放闪光弹的人下手的吗?谁会把自己的犯
    罪证据写出来。你以为我像幕后师爷那蠢货,把吃掉朋友女儿的恶行像章回小说
    般记录下来,留待别人拿着菜刀找他寻仇吗?我自问是笨,也不致于笨到这个地
    步吧!
      
      不过那货是招认了,全部虚构啦,他到现在都仍是童子鸡,还问我什幺时候
    和他一起去找个水嫩的红牌破身,有这种好事我早去了,以为跟你好熟幺?
      
      「你好,鸡汤阁下。」邻居满有礼貌向我打招呼,说实话我是不想理他的,
    没什幺原因,不就单纯是个公的,你有见过两只公鸡有交朋友的必要吗?
      
      不过鸡汤叔叔好歹是个文人,完全不理就好像太冷淡,便随随便便的应一句
    啰,谁知道他是说废话了:「鸡汤阁下出去吗?」
      
      开门按电梯不是出去难道倒垃圾幺?我是有点想骂人了,不过看他戴着眼镜
    蛮阴险的,也就忍了下去,要知道最近很多宅男看似人畜无害,其实是兇恶杀人
    狂呢。
      
      「是啊,去买书。」我为着自己生命安全陪笑。
      
      「哦。」邻居的笑容有点诡异,看得我慌了一慌,他的眼睛张成半月,样子
    十分猥琐的问道:「去买写真集吗?」
      
      「是、是唷。」我退了一步。
      
      他的笑容更猥琐了:「光井妹妹吗?」
      
      喔,中了,果然是全世界男仕的盛事,难怪官方宣称初版一百万册在十分钟
    便卖完,原来是真的呢。
      
      「这个时间去买,恐怕已经买不到吧。」邻居装模作样的看手錶,我也知道
    机会渺茫,都要去试呀,不然今晚怎样过?官方估计今晚将有一百万人同一时间
    打手枪,作为一直得到光井妹妹照顾的粉丝。我也想在这种报恩的日子出一分力
    吧,是出一分精力啦。
      
      我本来以为邻居在取笑我,是很不爽了,但当他从纸袋拿出一本,我才知道
    隔离邻舍,守望相助实在是十分重要了。
      
      「是签名版,我排了一星期通宵队买的,要看吗?」邻居带着自豪地问。结
    果我是首次踏进了邻居的家,本来我是打算借回家慢慢欣赏,没几个人会去邻家
    打手枪吧?不过书是他的,我也很无奈啰。最气愤是明明问我要不要看,却不肯
    开封!
      
      「不开封怎样看?」我是莫名其妙了,他拿着写真集靠在嘴边亲:「看封面
    不是好。」
      
      「但…看里面才可以打枪吧?」你变态,我也不怕无耻了。
      
      「这样望着签名打枪,不是更幸福吗?」邻居脸上全是初恋的满足。
      
      我是无言了,本来以为紫川对着在洗衣机里随水流盘转的丝袜打枪已经够无
    聊,没想到世界上病态的人还是多得很。
      
      「那你慢慢幸福,我去逛逛有没炒卖货,我还是想看内容。」有买过全裸写
    真集的人都知道,那些出版社很卑鄙,封面一个大头,精彩的都是印在里面,不
    付钱才不会给你看一条毛,好吧头髮也是毛,那你去髮型屋打枪吧。
      
      「先溜了。」得不到好处,我是走为上策,邻居又是慢条斯理地问:「鸡汤
    阁下似乎真的很喜欢看女生的裸体呢。」
      
      我是十分不爽的回头,别人说我都没话说,你可是排了一星期通宵队买同一
    本书吧,怎样看你都是比我更喜欢看女生的裸体吧?
      
      「那想不想看真实的女生…全裸?」邻居问我,这个问题我觉得真是白问了
    嘛,你要不要吃饭?
      
      「我想,我可以帮到鸡汤阁下…」邻居又是自豪的说:「其实我是一个科学
    家。」
      
      我也想说,我其实是一个小说家。工作是在网上写那一分钱也没得收的高尚
    小说。
      
      邻居是什幺职业,说实话我是没什幺兴趣知道,但听到科学家,也要打听一
    下仔细,万一他做什幺爆炸实验,会泱及池鱼便太危险了。要知道我的房子还有
    二十四年贷款,而最近都是零收入呢。
      
      「里面是我的研究社。」邻居把我带了进去,途中经过他睡房。真惨,本来
    珠女的少女闰房变了宅男老巢,几百只H书H游戏放满一地,研究社个屁,不就
    屌丝的飞机场。
      
      再进去一些,原本珠爸珠妈每晚在这里‵啪啪啪‵的主人房放置了很多实验
    室的工具,什幺‵叽哩咕沥‵的起电机、‵扑扑扑‵浮着泡的化学药品、‵啪嚓
    啪嚓‵的磁场线,连人体骨头模型也有,我是知道邻居不是假装呆,而是真有病
    了。
      
      「哈哈,连人体骨头模型也有吗?」我随便找些话说,免得他精神病发作,
    谁知不说还好,说完这话,邻居便陶醉地提地骨头去亲:「这是用来研究光井妹
    妹的骨格。」
      
      我是流汗了,原来爱到入骨是真的啊,时间不早了,我也不打扰,下次有机
    会喝茶再聊吧,不过应该没什幺机会,因为鸡汤叔叔是很忙,还有几百遍文未完
    稿的。
      
      我转身想跑,邻居又叫住我:「鸡汤阁下平日是怎样打手枪的?」
      
      喔,我后悔平日缺少运动,来不及在他发言前冲出去,如果这是前邻居珠女
    问我,我是很乐意即场示範,并把过程写成小说,但现在也只有硬着头皮答了:
    「不就用手打,有其他方法的吗?」
      
      邻居模拟出撸管的动作:「用手是最普遍,但鸡汤阁下不觉得一只手拿着写
    真集,一只手在打手枪是很不方便的吗?」
      
      我对这个病人的说话首次同意,事实上自己也有几次不小心射在宝贵的内文
    里,所以即使再便宜我也不会买二手A书,就是没乾涸精液,亦至少增送几条阴
    毛。我愿意花钱看女性阴毛,但肯定不想要免费送的男性阴毛。
      
      「为对应这个难题,所以我发明了这个机器。」邻居又是那个自豪的表情,
    他指着不远处一张床,床上悬空吊着一个观星仪什幺的,旁边有两支臂去支撑。
      
      我是有点好奇了,看了很久也不明白意思,邻居开动墙边的电制,两支臂像
    宫崎骏电影那些蒸气发动机有节奏地‵逢测!逢测!‵活动,连带观星仪亦一起
    前后推磨。

      邻居从冰箱里拿出一片豆腐乾,泡一些温水,再捲起一圈塞在观星仪中央,
    然后解释说:「这是全自动手枪机,把鸡鸡套在里面,两手不是可以闲下来,玩
    H游戏时便可以一面继续按剧情一面打了,方便得很。」
      
      我发呆望着‵逢测!逢测!‵的机械,心想给宫崎老爹看见,他是一定会哭
    啦。
      
      「鸡汤阁下要试吗?」邻居还好意问我,我望着观星仪旁边拈着几条蜷毛,
    知道这个应该是你老婆吧,嫂子就不要让她操劳了。
      
      这时我很明白珠女妈妈的心情,旁边住了一个危险人物,真是很应该避之则
    吉的。明天一定要去地产公司,问问还有二十四年贷款的房子放售有没人要。

      「身为一个科学家,在科学的指导下,贯彻科学的思想,以科学的发展观,
    铸造科学的未来,怀抱着这样的精神,用科学来分析一下的话,就可以得出答案
    !」
      
      在邻居的家里,我一边吃着汤麵,一边听他发表伟论。不是说要跑的吗?的
    确是曾经有这个想法,但当他拿出一盒「统一大碗麵」,问我要不要吃的时候,
    我是欣然接受了他的好意。作为一个在网上发表了一百万字,但没有收过一毛的
    文学作家,其生活质素已经达到岌岌可危的地步,一碗热腾腾的方便麵绝对是沙
    漠上的绿洲,也是寒雪中的暖炭。
      
      一麵泯恩仇,我突然觉得这个邻居并不是所想的可怕,甚至是十分可靠。如
    果他每天都邀请我吃麵,我想我和他可以成为不错的朋友;如果加一罐啤酒,我
    想我们更可以成为生死之交。
      
      「那幺鸡汤阁下对科学有初步的认识了吗?」看我连味精汤都喝完,邻居亲
    切地问我。
      
      医好肚子,我的视线又落在光井妹妹的写真集上,邻居见我虎视眈眈,拿着
    那本坚决不开封的益智读物说:「看来鸡汤阁下还是对女生的裸体很有兴趣呢。
    要实现这个愿望,就需要依靠科学了。」
      
      我想说其实不用那幺複杂,只要把胶袋拆开就好,买写真集不开封,跟娶老
    婆不洞房有什幺分别了?
      
      邻居问我:「鸡汤阁下,其实在下立志成为一个科学家,是因为小时候看了
    一套电影,你知道是什幺吗?」
      
      「科学怪人?」我理所当然答道。
      
      邻居摇头,我再猜下去:「变态人魔?」
      
      邻居还是否定,自行说出答案:「是隐形人。」
      
      「隐形人?是那些缠满绷带,解开后便无法看到他的隐形人吗?」
      
      邻居满意说:「鸡汤阁下不愧见识广博。」接着他把一道白光管拿在手,像
    小叮噹给大雄介绍法宝的说:「这是隐形光线照射器。」
      
      「隐形光线照射器?」
      
      「不错,所谓的隐形,就是把身体各种有色组织,变成穿透太阳的紫外线,
    避过光线折射,从而变成透明。」邻居以科学家口吻解释道。
      
      「原理我没什幺兴趣,现实里真的可以做到吗?」我对什幺理论毫无兴趣,
    邻居没有继续长篇大论,他‵喵喵‵两声,把家里饲养的花猫叫了过来,然后放
    在笼里,我好奇问:「晚餐是水煮活猫吗?可不可以加双筷?」
      
      邻居没有回答,把笼子放在那自称隐形光线照射器旁,打开光管,一阵白光
    照射在猫儿身上,我莫名其妙,但这时候不可置信的事情发生了,黄白间的猫儿
    竟慢慢地在眼前消失。
      
      「哗哗!消失了!是被分解了吗?你杀掉牠!这幺浪费啊,很滋补的!」我
    对这灭绝人性的事情震怒不已,邻居一贯慢条斯理地解释:「不是分解,是隐形
    了。」
      
      「隐形?」我匪夷所思地看完全消失眼前的花猫,怎样也不能相信:「明明
    就是干掉了吧?」
      
      邻居笑了一笑,在笼边轻拍一下,立刻传来猫叫声,他还跟我说:「鸡汤阁
    下,你试试把笼子拿起看看。」
      
      我照他说话把笼子拿在手,有点重,的确是有东西在里面,而且还在乱跳乱
    动的。
      
      「靠,居然是真的…」我目盯口呆,邻居扬起自豪的笑容:「现在你相信了
    吧,鸡汤阁下。」
      
      「太、太天才了,受我一拜可以吗?大科学家!」我对这个四眼宅男是另眼
    相看了。
      
      邻居跟我表示,隐形光线的有效时间是二十四小时,过了这段时间,花猫便
    会再次出现。
      
      「其实这个研究最困难的是把骨骼也变透明,幸好得到这个跟光井妹妹一样
    骨格的模型帮助,我才得以完成,所以最大功劳还是光井妹妹。」邻居又是抱着
    那副骨头亲,所以说天才多数有点古怪,应该是变态。
      
      我敬佩说:「但这样一个伟大发明,为什幺你不公开,是科学界的一大步,
    你也会一举成名,当个千万富翁吧?」
      
      「鸡汤阁下…」邻居以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如果在下公开了,又怎
    样隐身去女子澡堂?」
      
      原来如此!这的确是每个男人都要做的事!
      
      这时候我是打从心底尊敬他了,就因为这个孩童时代的单纯信念,无惧无畏
    地迈步向着人生进发,这才是一个科学家应有的风骨啊!
      
      「鸡汤阁下,你会愿意跟在下,一起去实现小时候的梦想吗?」
      
      「当然!老师!」我诚挚地握着他的手。
      
      「鸡汤阁下不用客气,说来未有自我介绍。在下複姓凤凰,多多指教。」
      
      「凤凰?那不是同乡,大家都是鸡。」
      
      「鸡汤阁下,其实我是凤凰。」
      
      「不就是鸡!」

      邻居本来建议去附近的女子桑拿浴室,但我不同意,因为去那种场所的大多
    是中年女人,幕后师爷说的,三十岁以上的基本已经不可以称为人了,没必要浪
    费时间在她们身上。

      「那鸡汤阁下有什幺提议?」

      「珠女的学校!她跟我说过学校里有游泳课,十四岁的幼齿,还不是一个,
    是一整班!」

      「噢,鸡汤阁下实在是个人才,认识阁下是在下的荣幸。」

      「彼此彼此,那明天出发!」

      「就这样决定,我的兄弟。」

      「那好兄弟,有关写真集…」

      「写真集跟光井妹妹一样,是不能开封的。」

      我伸伸舌,你以为啊,肯定早被开封,然后回收重新包装再给下手开封哩!

      科学家的信念是无可动摇,结果这晚我最终是没法子得尝所愿替光井妹妹开
    封。不过想着明天的大壮举,也就不介意忍耐一晚,把宝贵精液留给入世未深的
    小萝莉们。
        
      看到这里可能会有人问,这种事不会很危险吗?事实上邻居也很坦白,说他
    这个发明刚刚成功,只用小猫试过,所以某程度上我们是一种人体实验,会否有
    后遗症是未知之数。

      但如果因为这样就退缩,我们还有资格身为一个男人吗?如果不是有人愿意
    牺牲,科学还可以得以进步吗?所以为了人类未来,我和邻居的决心是义无反顾
    的。
      
      「珠女啊…雯女啊…小茵啊…呵呵…鸡汤叔叔要看波波…咕咕…」
      
      这个晚上,我怀着无比坚毅,连梦里也看到几位少女替我们打气。说来鸡汤
    叔叔不是跟珠女玩过,还稀罕看裸体的吗?这种扫兴的问题就不要问啰。
      
      次日清晨,我一早便壮志激昂地踏进邻家。邻居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
    平生不作亏心事,半夜开门也不惊,所以他的家门是从不上锁的。
      
      「凤凰兄…」我直接走到邻居睡房,他仍在熟睡,只见几百只H书H游戏围
    在周围,以书代床,以光片作被,一脸幸福的抱着光井妹妹写真集,脸上满是童
    真,写真集上尽是口水。
      
      「这幺浪费啊…」那个光景惨不忍睹,我是从未见过这般人间炼狱,忍不住
    从地上拾起一只光片去抛醒他。
      
      「喔、是谁…啊,鸡汤阁下,这幺早,抱歉,我昨晚通宵达旦做时间停止的
    实验…」邻居在甜梦中被我惊醒,抹着唾液说。
      
      「早晨…」我发觉手都是绿色,妈的,连光片也长青苔。
      
      「那我们几点出发?」经过一轮整理后,邻居问我,我向他报告调查状况:
    「我今早在学校的网页下载了上课时间表,珠女是初二,今次的游泳课是下午两
    点。」
      
      「下午两点吗?太值得期待了,鸡汤阁下。」邻居脸淫相,使眼镜的镜片闪
    闪发亮。
      
      「我也急不及待,那我们怎样去,在这里照光线后出发吗?」我满心欢喜的
    问道,邻居摇头:「不,如果我们在这里隐身,那便要裸体去学校了,我想鸡汤
    阁下不会是那种爱在户外露体的变态吧?」
      
      给即将要去偷窥未成年女生的变态称呼变态,我的感觉不是太好,但在有求
    于人的情况下也不计较了,没跟邻居争论什幺:「那好吧,我们到了学校再进厕
    所弄,带备一个旅行袋放衣物等的。」
      
      「计划太周祥了,不愧是鸡汤阁下。」
      
      饱暖才可思淫慾,我不客气地在邻居的家再吃一个「满汉大餐」方便麵,和
    三分一罐啤酒,对,因为冰箱里只有这个了,还要是变酸的,我想科学家的经济
    状况不会比小说家好多少。
      
      吃过午饭,我和邻居一起出发去珠女学校,为省车费我们是用走路的。邻居
    说得不错,光脱脱吊着一个秤锤在街上走,应该不是太舒服。
      
      「罗利控夫人纪念中学,是这里了吗?鸡汤阁下。」到了珠女就读的学校,
    邻居眼露希冀神色,是一个科学家,对人类未来的憧憬。
      
      「那进去吧!」我俩目光坚定,雄赳赳地大步往前,但立刻被守在门口的中
    年女人截住了:「现在是上课时间,两位先生去哪里?」
      
      我想不到连学校也有守卫,结结巴巴说:「我是贵校学生的家长,来见训导
    主任…」
      
      那应该没被几个男人光顾过的女人回答:「我就是训导主任,是哪一班,哪
    个学生?」
      
      「唷…」我和邻居的脸色一起变青,胡乱答道:「A班…章乐红…」
      
      「我们有这样一个学生吗?你以为这里是春满四学院?」中年女人见怪不怪
    的道:「年中偷窥我校女同学游泳课的变态男不少,你们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
    最后一个。」
      
      我和邻居感叹不已,原来世上的有志之士还不少啊。
      
      结果我们是垂着头被赶走了,临走前还听到训导主任搔姿弄首说:「毛都没
    长齐的小女孩不知道有什幺好看,熟女才是王道耶。」
      
      我俩一同摇头,爱熟女?妳以为我们是芋头幺?
      
      「鸡汤阁下,那现在怎幺办?」天堂就在眼前却不得其门,一直表现冷静的
    邻居显得慌乱,我着他放心说:「不怕,都已经来了这里,还用怕进不去吗?我
    们找个没人看到的地方隐身不就行。」
      
      「噢,鸡汤阁下实在是人才。」邻居讚叹道。
      
      我们跑到学校后面,找了一条没人小巷,快手快脚地脱光衣服。
      
      「那照射隐形光线。」打开光管,把白光照遍全身,慢慢地,从脚开始变成
    透明。
      
      「哗!真的成,凤凰兄你是天才啊!」看到奇蹟发生在自己身上,我兴奋得
    抱着邻居,他不适道:「鸡汤阁下,你的秤锤摇来摇去打到我了。」
      
      从下一直开始透起,直至连头髮也完全不见了影,只剩下几团在空中飘浮的
    水点。
      
      「凤凰兄,怎幺有些水点的?」
      
      「这是眼睛的晶状体和耳朵的蛋白质纤维,因为这两个器官最接近透明,所
    以亦要花比较多时间才能完全隐形。」
      
      「原来如此,但这样会不会被发现?」
      
      「我们爬着走,应该不会给留意到。」
      
      「好吧,快两点了,要赶快才赶得上脱衣服!」
      
      我俩把握时间,将衣服和照射灯塞着旅行袋,再藏在一个不起眼地方,便像
    飞虎队特工的偷偷摸摸地潜进学校,就是那精明的训导主任没发现。
      
      「成功了!快跑去游泳池的更衣室!」成功更破第一关卡,我俩兴奋地向前
    跑,凭着男人对少女的独有嗅觉,立刻便找到了游泳池。
      
      「是这里了,是那房间!是更衣室!」这时候也没怎理快跑时的脚步声,反
    正走廊没几个人,不会看到什幺,我们一口气冲到去更衣室,一点五十分!成功
    上垒!
      
      「太好了,赶得上。」
      
      我十分雀跃,比我更感动的是邻居,大颗大颗的泪水在空中飘浮:「奋斗了
    二十年,终于有这一天了!」
      
      「打枪了二十年,也终于有这一天了!」我也是一起激动落泪。
      
      「珠女妳今天的泳衣很可爱呢。」
      
      「雯女妳的也很漂亮啊。」
      
      「小筃的胸部好像又大了,发育得很好嘛。」
      
      「没有啦,别这样说人家,妳们还不是一样变大了。」
      
      这时候外面传来一阵少女嬉闹的可爱笑声,我和邻居知道幸福的时间到了。
      
      「鸡汤阁下。」
      
      「凤凰兄。」
      
      「鸡汤阁下!」
      
      「凤凰兄!」
     
      我俩数着一、二、三,一起抬头,只见眼前是一群天真烂漫的小萝莉,她们
    都拿着泳衣,打算脱去校服更换。有的发育优良,有的娇小可爱,有的贴上网肯
    定会给拉人封艇。
      
      太幸福了,太幸,太…
      
      突然间,我发觉眼前一阵模糊,然后逐渐变黑。
      
      「什、什幺事了?凤凰兄?我什幺都看不到啊?」
      
      邻居理所当然的说:「这个当然了,鸡汤阁下,难道你不知道眼睛可以维持
    视力,是依靠视网膜折射光线,转化成信号,并通过视神经传递到脑部而构成的
    吗?这是小学六年级也知道的常识吧。」
      
      「即是什幺意思?」
      
      「就是说当聚焦用的晶状体和虹膜都完全透明,失去折射效果,我们当然是
    看不到东西了。」
      
      「看不到东西?那我们来是干什幺?你早知道的吗?」
      
      「鸡汤阁下,在下是一个科学家,不是生物学家,可以完成理论已是成功,
    其他的事不是我研究的範畴吧?」邻居作个深呼吸的动作:「而且可以跟一班美
    少女全裸地共处一室,本身不就是一种幸福了吗?」
      
      「幸福个屁!我一点不觉得…咦…怎幺连声音都变小了?」
      
      「这是因为耳朵也是依靠毛细胞感受内淋巴液的流动,将机械性刺激转为神
    经冲动产生听觉,当毛细胞完全透明,失去震动声压效果,当然是听不到了,这
    也是小学六年级都知道的常识吧…」邻居的声线逐渐变小。
      
      「那不是又盲又聋?那我们到底…喂…喂…」
      
      但怎样说也没用了,因为我的听觉已经完全失去,成为一个被困于孤独世界
    的死人。

      有人吗?附近有人吗?我知道有的,而且更是一大群美少女,是脱光光的美
    女少,但看不到,也听不见。

      『别开玩笑了!要我像白痴呆在这里二十四小时啊!』我无聊之极,生气站
    起,但没走一步,立刻撞向那杂物架,而且更是中正小鸡,所以就说男人鸡鸡太
    大,是很容易成为目标。

      『呜呜…痛死…有没断…』我断极掩着下身,无奈坐回地上。要在这种情况
    安全回家,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

      好冷,明明快夏天了,但光脱脱坐在地板,原来是蛮冷,特别是